扯扯

2025(End)

非常棒!

积羽湖畔的熊:

Tum是新生代演员,长相精致、身材匀称修长,近来有关他最火爆的新闻,就是他即将出演名导演Singto的新电影《绯色之痕》。


开机仪式在华欣海边举行,风和日丽,天朗气清。


 “P'sing,萨瓦迪卡布”Tum展开笑颜向Singto问好。


他第一次见到Singto是在试镜会。初见时Tum曾被对方的帅气惊到,随着试镜、读本、选景一项项的工作推进,Tum渐渐被Singto认真严谨的态度吸引,那人对着镜头时专注的眼神漆黑透亮,似星辰闪耀。


“萨瓦迪卡布”Singto示意Tum站到演女主的Jane身旁。


Singto在人群中央,短发用发胶向后梳起,露出剑眉星目和俊朗脸庞,因常年在外拍摄被晒成了麦色的皮肤,白色风衣和黑色长裤将他衬得更加潇洒挺拔。


Tum看着这样的Singto不禁低语,“真帅!”


“他不是你能招惹的”经纪人在身后提醒Tum。


Tum皱起好看的眉头“为什么?”


“你什么都不了解。”Jane说,“希望合作愉快”。


 


拍摄实施全封闭,谢绝一切媒体和探班,转瞬已过半月。


“卡!OK,今天大家辛苦了。”Singto从监视器后站起身,向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双手合十行礼表示感谢。“N'Jane和N'Tum过来一下。”


两人走到Singto面前,Singto把今天两人的对手戏回放给他们看,“N'Jane你的面部表情不错,适当再用力些更好,N'Tum你的眼神欠缺了点,爱意不够,N'Jane是你暗恋了很久的人,你要通过眼神和肢体语言表达出来,这场戏明天再补拍,还有明天有场戏的感情冲突非常激烈,有吵架也有吻戏,你们今晚揣摩下角色,辛苦了。”


“好的,P'Sing,去吃饭吗?”Jane笑嘻嘻问Singto,他们两认识很多年了。


Singto也回以微笑,“不去,我去看下明天的场地布景。”


“哦哦哦~P’Sing,你休息休息!”Jane想拖Singto去吃饭,可惜没成功。


Singto收拾妥当,背上包就走了。


Tum暗想,难怪这么多演员都喜欢与P'Sing合作,有礼、温和、专业又勤奋,和这样的导演工作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。


而且还这么帅。


“哎哎~你经纪人不是告诉你别瞎想吗??”Jane见到Tum盯着Singto走远的背影,再次提醒。


“你之前说我不了解,我现在了解了。”Tum熟练地背诵Singto简历。“Singto,31岁,未婚,拍摄腐剧一年生出道,和P'Krist组成CP开展活动,2020年曼谷大学毕业后赴美进修导演专业,2022年回国开始担任MV、广告、电影导演,代表作有《大海与天空》、《白色畅想》、《爱是无言》……”


“停停停!”Jane打断了他,“这些都不算,你见过P'Sing跳着转圈还笑成傻子吗?”


Tum怪异地看着Jane,P'Sing这么温文守礼有教养怎么可能笑成那样。


“如果你办得到,才可能有希望……”Jane不知道想起什么,语气渐渐低了下去。


 


GMM大楼,《嗨翻Live》综艺节目录制组。


淡蓝色灯光打在舞台上,变换色彩正在调试矫正。


Krist站在舞台边与编剧商量台本,利落的短发细碎地落在眉上,眼睛明亮有神,高挺的鼻梁,嘴角带笑,红色外套配上米色长裤,整个人显得风度翩翩、俊逸潇洒。


Gam走进录影棚看到的就是这个赏心悦目的场景,“N'Krist,萨瓦迪卡”


“萨瓦迪卡布”Krist迅速回礼,“P'Gam,好久不见,谢谢你来参加节目。”


Gam爽朗地笑:“节目收视这么高,我应该感谢你才对,让我宣传新歌。”


“不不不,P'Gam,你的新歌太棒了,我现在耳边还回绕着你优美的高音,除了你没有人能唱得出来,哦~姐~你帅极了!”Krist由衷夸赞。


“哈哈,你真会说!”


节目录制很顺利,Gam是实力唱将,唱跳俱佳,功力扎实,台风稳定又炫酷。30分钟的小型Live表演结束,接着是Talk时间,Krist担当主持,会从粉丝来信中抽取问题询问Gam,也会根据节目需要采访Gam的一些生活和工作情况。


Talk环节进行得更为顺利,Krist似乎早就对Gam万分熟悉般,用着诙谐幽默的话语与Gam进行问答,询问的都是粉丝关心的问题却又不会让Gam感到侵犯被隐私。


“那么下一个,”Krist抽出问题卡,凝滞转瞬即逝,“听说Gam即将发布的新歌有一个很伤感的故事,可否详细说说?”


“恩,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……”Gam讲述着歌曲的渊源。


Krist顺手将问题卡放到了最后。


卡上写着的并不是他问出的那个问题,而是——


“P'Gam,听说P'Singto导演是你的粉丝,可以对我们说说他吗?”


 


工作结束已经凌晨12点。Krist走到地下停车场坐上车。


自从P'Yuyui因家庭原因离开,Bank正式成为他的经纪人,同时兼职司机。


“休息会”Bank尽量把车开得平稳。


Krist带上连衣帽,斜靠在车窗上,恩了一声。


Bank诧异地看了看他,这种能量仿佛被抽干的Krist他很久没见到过了。


五年前Singto留学,CP解绑,Krist曾低迷过三个月,那阵子他彻底消失在了公众视线,让想采访他的媒体都无处找寻。其实Krist只是待在他的公寓里宅着而已,吃饭游泳打电动直到筋疲力尽然后趴在沙发上睡着。


GMM当然不会让他这样继续颓废,高层思考良久,将可能的发展路线与Krist详谈过后,Krist选择了综艺节目。


事实证明,Krist的选择是正确的,他的天分被充分发掘,机敏、风趣、爱闹再加能说会道,他很快在嘉宾主持中脱颖而出,一年后GMM让他单独负责新开的节目《嗨翻Live》。


这档节目包括现场表演和访谈两个环节,时长1小时,嘉宾有歌手、舞者、演员、或者剧组。Krist全心投入了这档节目,频繁工作到半夜甚至连轴转,但精神状态极好,每天神采奕奕和节目组工作人员商讨舞台方案,出差与嘉宾面谈表演节目和访谈稿。刚开始嘉宾都有GMM安排,随着节目的收视率越来越高,很多要宣传新剧或者新歌的剧组、歌手都主动联系想上节目,Krist也越来越红,最后节目由工作日晚10点换到了每周六的黄金档。


偶尔Krist会去别的节目友情客串,表演唱歌或者跳舞,只是,再没出演过任何电视剧。


P'Yuyui离职时,他们三人聚餐,Krist难得喝醉,趴在桌上自言自语“我有过最好的搭档……”


P'Yuyui咬紧牙齿用手捂着嘴,泪眼不舍地看着这个她一直当弟弟照顾的青年,“照顾好他。”


“恩。”Bank答应,带着鼻音。


车子驶进停车场,Krist仍住在原来的公寓,即使他两年前已经为家人购置了一栋三层带花园泳池的独立别墅。


“到了。”Bank喊醒Krist。


Krist摘下帽子,揉揉额角,“明天见呐,拜拜,哥~”笑着向Bank道谢。


“恩。”


现在,《嗨翻Live》舞台上的Krist时而帅气耀眼,时而搞笑幽默,他会和嘉宾打趣逗乐,会和工作人员聊天打诨,却没见他再与谁撒过娇,也没人再说Krist是可爱的。


也对,毕竟30岁了。


Krist打开公寓的灯,让光亮充满房间,放下包走进浴室冲了澡后,打开冰箱拿出冰啤酒在阳台沙滩椅上躺下,望着遥远的星空怔怔出神。


 


《绯色之痕》剧组。


现场十分安静,工作人员屏息凝神,布景搭建的室内场景,男女主激烈争吵、然后和好亲吻,Tum穿着赞助商提供的红T恤,拥抱穿着可爱系白色短裙的Jane,俊俏与美丽的拥抱,从监视器中看起来是这么契合。


Singto迟迟没有喊咔,两人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等待。


“咔”,Singto怔愣了会才回神,“下一幕准备。”


拍摄直到夜幕降临,Tum喝水路过工作区时发现Singto趴在桌上已经睡着,笔记本上是刚粗剪完的影片。Tum抬手打算推醒Singto,低头看到了被Singto胳膊压着的白色纸张,除了随手写的剪辑笔记,在笔尖停留的位置还有一个歪斜着的字母“K”。


Tum放下手静静走开,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在网络上搜寻到Singto早期的节目和采访。


视频中的Singto还是演员,比现在青涩太多,依旧酷帅,却会眯着双眼笑出一口白牙,也会被人逗得倒在地上打滚翻跟头。


P'Krist……GMM当红综艺节目主持人。


网络上两人的合照很多,最后一张应该是P'Sing大学毕业。


P'Sing穿着黑色西装白衬衣,P'Krist是白色西装搭配黑衬衣,两人靠得极近,搭着肩膀搂着腰,照片上的笑容灿烂又温馨。


这两人为什么没在一起?甚至这几年都没有过一张合照?各种颁奖典礼和活动,永远只能见到其中一个。媒体有说他们不和的,也有说是为了避免尴尬。


才怪!肯定不是这些理由,Tum用演员的直觉打赌。


合上电脑,对Singto的一点小想法没了。


 


Bank女儿3岁的生日会。


好友们来了不少,Krist和他们打过招呼,给宝宝送了一个可爱熊娃娃,得到了小美女的香吻一枚,Krist得意地向众人炫耀。


“嘚瑟!”Bank摇头取笑,递给Krist饮料示意他自便。


Krist喝着饮料在靠墙的沙发上坐下,与好友嘻嘻哈哈开玩笑,眼睛时不时瞥一眼门口。


“萨瓦迪卡布”没多久,P'Jane从门口走来。


半提起的心落下,Krist站起身迎向P’Jane,“哥~好久不见!”


“哈哈哈,好久不见”P'Jane开了经纪公司,旗下拥有几个当红艺人,和Singto保持着亦兄亦友的关系。


P'Jane拿出礼物交给Bank,“这份是我的,这份是Singto的,你知道他在封闭拍摄期。”


Bank接过礼物,道了谢“嗯,有机会请他吃饭。”


即使不在拍摄期,Singto也是不会来的。Bank和P'Jane心照不宣。


“哥~我们谈谈正事,有关Cherry的新歌Live,能否给我一份编舞视频,灯光师要先看一遍确定舞台方案。”Krist拉过P'Jane到一旁聊起了工作。


话题结束后,P'Jane突然开口问Krist,“你们要这样下去吗?”


“哥~”Krist沉默,面对这个以前经常照顾他的大哥,Krist不愿回避话题。


“你知道,这不是我的决定。”


 


第34届金天鹅奖颁奖典礼,《爱是无言》荣获最佳导演和最佳剪辑两项大奖。Singto白天拍摄完回到曼谷参加了颁奖典礼。


群访时有个菜鸟女记者追问他有关Krist的事“请问你们关系决裂了吗?因为什么不和?”


看来是个新人,别的记者心想。


前几年Krist经常被记者穷追不舍地采访,有次被逼得当场发怒,Krist推开话筒阴沉着脸就离开了。为了这件事,Krist被黑粉和部分媒体骂了很久。


现在那个人成了精,面对媒体谈笑风生,打得一手好太极,反而是记者经常被那条泥鳅给绕进去。


Singto仿佛没有听见那个女记者的问题,话题围绕《爱是无言》这部电影的编剧、制作过程和表达主题等内容侃侃而谈。


唉,想从Singto这里听到真相看来更难,还不如问些别的,“Tum和Jane正在拍摄你的《绯色之痕》,他们有可能发展成情侣吗?”


“N'Tum和N'Jane在剧中就是情侣。”Singto回答。


“生活中呢?据悉他们在电影中会有亲热镜头,两人会不会因戏生情?”记者锲而不舍。


Singto礼貌地对记者笑了下,“电影还在拍摄,上映前会有宣传活动,到时您可以直接问本人。”Singto趁着记者被他笑容晃神的时候,转向了另一名记者。


 


当晚,晚风轻拂,皓月当空。


Singto驾驶着黑色SUV停在公寓小区的街对面,从车窗向外望向那个他非常熟悉的阳台。公寓亮着灯。


夜沉了,万籁俱寂,灯光渐渐只剩下几盏。


Krist用笔记本电脑切换着嘉宾送来的歌曲列表,他要挑选出最适合Live的5首,然后交给编剧撰写广告语,制作预告短片。


电话铃声响起,“萨瓦迪卡布”


“P'Krist!”助理在电话中喊,“后天要录制的Sally嗓子发炎,来不了了。”


Krist关上电脑起身换衣服,“冷静点,联系P'Li的经纪人”


“好。”助理接到指令后挂了电话。Krist不想打扰Bank休息,找到车钥匙开了自己那辆快生锈的红色本田驶出了地下停车场。


转过弯,Krist就看到了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人,Singto心灵感应般转过了脸,两人的视线在挡风玻璃交汇,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和表情,红色本田已经从黑色SUV旁驶过。


Krist的脚踏在刹车上,始终没有踩下。


Singto在后视镜中看着对方渐行渐远的车影,熟悉的钝痛在心底蔓延。


 


GMM大楼内,Krist再次感谢P'Li的救场,紧急确认节目单、Talk台本,然后协调灯光、舞美,整个节目组高速运转,终于在凌晨四点完成了工作,得以休息片刻。


“P'Krist,P'Krist,P~”助理推推盯着稿件发呆的Krist,工作人员都走光了,场内只剩他们。


“哦,你去休息吧,今天辛苦了。”每次录制都有粉丝和观众,关于更换嘉宾的公告已经发出,天亮后要通知Sally粉丝取消录制,并接受P'Li粉丝报名。明晚录制结束前他们都会非常忙碌。


休息时间只有现在到早上8点。


躺在休息室的床上,Krist无法入睡,闭上眼闪现的是几小时前见过的那张熟练的脸。


成熟了,更帅了。


懊恼地拎起枕头埋住自己,出息点啊喂!


 


万幸节目顺利的录制完成,Krist休假一天。


顶着杂乱的头发和乌黑的眼圈,他把车丢在公司让Bank载回家洗澡休息。


“哦~哥!你才来!”睡醒后赶回父母家中聚餐,刚进门Kat就向他抱怨。


胖嘟嘟的侄子飞扑而来,Krist张开双臂抱起转圈圈,逗得小男孩哈哈大笑,这是大哥的孩子,Krist非常疼爱他,


“昨天有点状况,刚睡醒。”抱着孩子坐到Kat身旁,妹妹前年结婚后与丈夫一起住,他们也有阵子没见了。


Kat皱眉,“又熬夜了?”仔细打量,气色还不错,比电视上看起来更有精神,但真实情况呢?


“哥,我前几天买了《爱是无言》DVD,这部电影很好看哦,要不要借给你”Kat试探地问。


Krist拒绝,“不用,没时间,我很少看电影。”事实是他已经5年没看过电影。


“哦哦,哥,All work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!”Kat实在为他哥操心。


Krist笑起来,“All play and no work makes Kit a playboy,哈哈哈哈”揉揉Kat蓬松的长发,将侄子交给Kat,自己上了楼。


晚餐后,Krist躺在游泳池边休憩,爸爸散着步走到旁边停下,“Kit”


Krist睁开眼睛见到爸爸后坐了起来,“爸”


爸爸沉默了几秒,“还好吗?”


Krist愣了愣,扬起笑容点了点头,“我挺好的。”


“恩。”爸爸接着说,“做你想做的,我们只希望你能开心点。”说完又散着步走开了。


Krist的笑容凝在嘴角,他明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又快乐,令人钦羡的高薪工作,遍布泰国和世界的粉丝,他以前的梦想都已经实现,到底还要怎么才算开心?


躺回椅子上,Krist抬高手臂遮住眼睛。


还要他怎样。


 


两个月后,《绯色之痕》剧组杀青。


Singto紧锣密鼓组织团队开始后期剪辑制作,工作室分工合作,这个团队的成员都非常年轻,有Singto在曼谷时期结识的同学学长学弟,也有在纽约认识的主攻后期制作的泰国留学生。他们都有同样的特质,认真、专业、充满干劲,还有无可预估的未来。


安静的空间突然被电话铃声打破。


“抱歉!”Singto接起电话走到门外,他还得负责电影宣发的工作。


“P'Sing,几家电视节目预约完成,Tum和Jane的行程安排也OK。”


“恩,辛苦了。”一切都很顺利,Singto松了口气,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,他喜欢拍摄和剪辑,但最麻烦的就是宣发。


“现在有档《嗨翻Live》的节目很受欢迎,不少要上映的电影都去那个节目宣传,P'Sing,我们是否去接触下?”


 “P'Sing?”对方没听到Singto的回复,又喊了声。


Singto拒绝“不,不用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没有可是,辛苦你了,就这样吧。”Singto没等对方再劝说,难得不礼貌地挂断了电话。


Singto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,窗外夜幕降临,灯火辉煌,远处积聚着厚实的云层。


 


隔天,天阴沉着,雨淅淅沥沥地下,Singto清晨开车回家接爸爸。


今天是妈妈的忌日,11年过去了。


黑色Suv在街道上行驶着,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发出声响,温暖的车内气氛沉默,每年的这一天,他们心情都很低落。


Singto把车停在临时停车位,“爸,我去买花,稍等。”说完拉开车门跑向了街边花店。


真是孩子,钱包也不带,爸爸拿过Singto忘在扶手箱上的钱包,打算给他送过去。


正要下车,偶然翻开钱包,钱包中夹着一张合照,23、24岁的Sing和Krist。


手指抚过Singto开朗的笑脸,爸爸脸上的表情晦涩不明。


“爸~”Singto站在车门旁,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额上。


爸爸把钱包交给Singto一言不发,Singto同样平静地接过后走进花店。


他们到达目的地时,雨停了,只剩冷风呼呼地吹。


Singto躬身为妈妈送上一束香水百合。


妈,我来看你了。


我很好,今年得到金天鹅的导演奖,下一部电影很快会上映,你的儿子是不是棒棒的?


爸爸的身体很好,我们住在一起,虽然我经常因为工作不在家,但我会好好照顾爸爸。除了你,他是对我最重要的人了。妈,我那天逛街看到一条米色漂亮的长裙,你穿上一定特别漂亮,Siam有家西饼屋的Cheese蛋糕很好吃,好想有机会请你尝一口。妈,为什么你没等到我长大……


两人低头无声伫立在墓前,阵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。


Singto双手合十给妈妈行礼,走到一旁的树下,让爸爸和妈妈说些悄悄话。


光线透过摇曳的树叶照在Singto脸上,映成斑驳的阴影,硬朗挺拔的背脊下双腿笔直站立。爸爸祭拜完回过头,看到的是一个成熟的坚强的男人。


老婆,儿子长大了。


 


“Singto,我们谈谈”


回到家,爸爸喊住了他。


“爸,就是一张照片,并没有什么”Singto开口解释钱包中相片的事。


爸爸把Singto按在沙发上坐下,倒了两杯水放在茶几上,摆出长谈的姿态。


“我没有问这个,不过也和这个有关”


Singto没有接话,Krist这个名字在他们家消失了五年。


“Sing,我那时阻止你的感情,是想要你得到幸福。那时我躺在医院病床上,想着我万一走了,你怎么办?就算我没事,也总会有先离开的一天”,五年前,爸爸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,吓坏了失去过母亲的Singto。


Singto皱起英挺的眉,“不是,我……”


“你先听我说完,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像爸爸妈妈和你一样,有个健全的家庭,夫妻和睦,儿女双全。况且那时你还没有表白,你和Krist也没有在一起。”


爸爸拿起杯子喝口水,手指摩挲杯沿组织言语,“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想错了。”


Singto瞪大双眼,以为自己幻听,“爸?”


看到Singto久违的呆萌表情,爸爸宽慰地笑笑,“想做什么就去做吧。”


“爸!”大脑空白一片,Singto无从表达情绪。高兴?迷茫?歉疚?


“阻止或者同意,我都是希望你幸福。如果真的只有Krist能让你依赖放松,就去吧”


Singto还是没说话,他前倾抱住爸爸,靠在记忆中厚实现在已乏力的肩膀上,脸贴上爸爸全白的鬓角,“谢谢”Singto哽咽着道谢。


 


晚餐时。


“你打算怎么追Krist,他应该不会搭理你吧?毕竟当初你擅自解约就跑了。”爸爸好奇地询问儿子。


Singto还有点没缓过来,“追什么?”


爸爸咽下菜叹气,完了,听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负数,可还没和Krist在一起就呆成这样,以后可怎么办。


老婆,我没做错吧?


 


夜风徐徐,凌晨时分,Krist从清迈出差回家,他们去下一期嘉宾的老家拍摄视频,准备在节目中播放。


Krist拖着行李箱,在公寓楼下盯着窗口流泻出的灯光站了许久。


然后,上楼,开门。


Singto趴在沙发上戴着眼镜看剧本,沙发边还乱七八糟堆着一堆稿件,“回来了?今天顺利不?”


时光交错,Krist恍惚间以为这是7、8年前。那时他们经常一起参加活动,所以Singto偶尔会像这样在他家借宿。


Krist在门口站着没动,Singto表面很轻松随意地与他对视,背后的手掌心捏出了汗。


半晌,Krist进了屋,脱下外套放妥行李箱,进卧室洗澡刷牙关灯睡觉,完全无视了客厅中的人。


Singto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,在沙发上翻个身继续挑剧本。


接下来的两天,Krist白天出门凌晨回家,Singto仍窝在他家看剧本、打游戏,饿了就叫外卖。


工作间隙,Krist靠着办公椅,修长双腿搁在桌上晃悠,眼睛看着天花板,“哦咦!!”突然大叫一声。


工作人员们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。


跳下椅子,Krist拎起外套,丢下一句“有事Call我”就出了节目组。


众人面面相觑,Krist这两天受了什么刺激?


 


烈日炎炎,打车回到公寓,还为出租车司机签了名。


猛地打开公寓大门,Krist径直走到站起的Singto面前,“玩什么?有意思吗?”


Singto伸手拉住Krist的胳膊,相触的瞬间两人的心脏都停顿了下。


“我就是想回到从前”Singto弱弱地开口,微抿嘴唇,眼中含着委屈和乞求。此刻他不是那个严谨疏离的名导演,早在很多年前,面对Krist他早就没有底限和原则。


“从前?P'Singto,你以为是拍戏吗?说回放就回放,我们解绑已经5年了。”Krist后退一步,“还有,31岁了,别卖萌!”


Singto向前一步,“你是说我老了?”


Fuck! Krist在心中咒骂一句,当了这么久的娱乐主持,穿居家休闲服还能这么帅的,Krist自认没见过几个!


“恩,老了,我也老了,”Krist咬牙回答,“所以该干嘛干嘛,你和我都很忙!”


Singto再走近一步,眼疾手快地揽住Krist阻止他后退,“我不忙,电影后期基本完成了。”


“我忙!”Krist瞪着Singto,几年不见,发生了什么让他变得这么厚脸皮?“所以麻烦你离……”


“我喜欢你!”Singto在Krist赶他走之前告白了。


Krist眨眨眼,再眨眨眼,“哈?”


“我说我喜欢你,从很久以前开始。”Singto的表情转为认真,直视Krist的眼中透出执着和依恋。


!!!!!


脑中一阵晕眩,Krist推开Singto离开了家。


在公寓楼下的花园中闲转,Krist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。


五年前,Singto突然对他说要解绑CP,然后飞去美国进修导演,他说不用解绑,反正他除了Singto也没别的CP,留学是好事,两年而已。谁知Singto执意解绑,他们为此吵了一架,还没等和解,Singto就与GMM解约并飞往了纽约。


Krist并不介意解绑的事,真正让他难过的,是Singto决绝的态度和从此不相往来的事实。


喜欢?到底谁喜欢谁啊喂!


早知道Singto喜欢他,他就应该告白,说不定他们就不用分开这么多年。


啊呸!什么早知道!告白个球!


Krist坐在花园石凳上一脸的纠结,与节目中谈笑风生光彩四射的当红主持人完全判若两人。


电话铃响,“萨瓦迪卡布”Krist接起。


“上来吧,外卖到了,这是我新的手机号”电话中传来Singto的声音。年轻时充满磁性的声线低沉了些,混合出浑厚好听的男中音。


瞄了两眼,号码就被记在了Krist心里。


“炸鸡!我不爱吃这个了”坐在餐桌前,避开Singto抢夺的手,Krist拿着炸鸡啃,“别浪费食物”边吃还边做了个鬼脸。


Singto在心底长舒口气,刚才Krist推门离开,他站在窗前凝望花园中那个转悠的黑点,心脏紧缩成一团,极度紧张,呼吸都是疼的。他怕Krist不原谅,更怕Krist不喜欢。


幸好。


Krist吃着鸡翅,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,“你这几年怎么样?在美国学习感觉如何?叔叔身体好吗?你的新家在哪儿?听说《爱是无言》得奖了,还有你去年得了提名的那部,电影说的什么内容?新电影什么时候上映?Cha rom那里新开的披萨店你去吃过没?还有……”


仿佛这些不需要思考,问题一个接一个抛过来,Singto含笑看着Krist张张合合的嘴唇和丰富的面部表情,忍不住向前倾身。


蜻蜓点水的轻吻。


Singto退后少许,盯着Krist缓缓回答,“在那边学习很累,课程多到压死人,我上了两周就后悔了。爸爸身体挺好的,新家下次带你去,《爱是无言》讲述了一个相爱却没表白而最终错过的故事。新电影预计年底上映,新开的披萨店没吃过,你带我去?”


Krist平静地听着Singto的回答,唯独耳朵鲜红欲滴。


这不是他们初吻,一年生时代,他们曾在荧幕中舞台上吻过很多次,但这个充满炸鸡味道的吻,才真真正正属于Singto和Krist。


因为有人告了白,另一个接受了。


 


“看到你在这里,真好!”Bank如往常来接Krist去公司,Krist要他上楼说有事,他这才见到Singto。


久别的朋友,两人友好地拥抱,却被Krist半途拉开。


“哦咦!Krist!枉我照顾你这么多年。”Bank叫道。


Singto被Krist拉着手臂后退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


两人拥抱着告别,Krist去工作,Singto也要回工作室,并约好晚10点前回公寓。


Bank预感他吃狗粮的日子又双叒叕开始了。


宝宝,爸爸赚钱真不容易。


 


三周后,影片后期制作完成,主创人员齐聚工作室观看电影。


Tum见到Singto,发现了他的不同。


那双只有面对摄影机才会被点燃情绪的双眼,藏着愉悦和欢欣,身上透出的疏离被淡化,与旁人之间的距离,缩短了。


 


“P'Krist,有什么好事吗?你最近心情很好。”助手好奇地问。


Krist轻哼着歌,半眨眼睛,恶作剧地摇摇手指,“没有哦~~”


助手心中哀嚎,什么情况?那个风度翩翩潇洒倜傥的P’Krist在哪?


注目着Krist双手按键与人互发Line,面部表情随着对话变换,时而愉悦时而撇嘴,小助手觉得,这样的P'Krist更帅!


 


那天Krist顶着突如其来的暴雨回到公寓。


打开门,迎接他的是明亮的灯光和桌上温热的牛奶,浴室传来洗澡的声音。反手关上门,Krist环视公寓,他拨通了爸爸的电话,


“喂,爸,我现在很幸福,晚安。”


妈妈见爸爸拿着手机发愣,推了推,“谁的电话?怎么了?”


“没事,是Kit,他说现在很好,我猜应该找到他想要的了”爸爸耸耸肩,如释重负。


妈妈坐起身,“你是说……”


爸爸点头,“恩,应该是Singto。”所谓知子莫若父。


夫妻两对视一眼,眼中都包含着宠溺和心疼,Krist快乐就好。


 


另一边,Krist洗完澡打着赤膊躺上床,Singto已经半睡半醒,闭着眼把被子盖到Krist身上,摸到了柔滑紧绷的皮肤。


手顿住,Singto睁开眼睛,“别玩火。”低沉的嗓音警告Krist。


Krist扬扬眉,嘴角勾起坏笑,俯身压住Singto,鼻尖轻轻相触,“谁玩火还不一定。”


Singto舔舔嘴唇,劲瘦有力的手臂轻揽,两人胸膛相贴吻住彼此,眼神纠缠,唾液交换,手掌感触对方紧实的躯体。


Singto翻身压住Krist,脸庞埋进颈窝,炙热的鼻息喷在颈侧,Krist听到Singto轻唤,“Kit~”环抱着Krist,Singto想起五年前的绝望,想起五年中的形同陌路和心如刀绞,手臂越收越紧。


肌肉被勒疼,Krist应道,“恩”


“Kit~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。”


“好”轻抚Singto后颈,Krist出声答应。


夜,还很长。


 


Krist在晌午醒来,动一动全身都疼,怒视坐在床边地毯上看剧本的罪魁祸首。Singto对他绽开最帅的治愈系笑容,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Krist拿过枕头丢在他脸上,倒回去躺好,“我要喝粥!加肉不要蔬菜!”


一分钟后Singto把粥端到了床前,完全符合要求。


Krist喝着粥,暗数,他们到底认识多少年了?


大学2年,CP5年,分离5年,从18岁到30岁,他们人生最精彩的年纪。


“P'Sing”Krist唤了一声。


Singto看着他。


“随便喊喊”Krist低头继续喝粥。


 


KAZZ  AWARDS 2025颁奖典礼筹备组。


“你怎么把邀请函同时发过去了,他们不会同台的!”组长训斥。


被骂的新进职员低声反驳,“可是收到回复,他们会参加啊”


“哈?”组长凑到电脑前看职员点开的邮件确认函。


Krist出席确认,Singto出席确认。


 


颁奖典礼当晚。


红毯边挤满了媒体和各路粉丝,群星闪耀,尖叫声不绝于耳。


Singto和Krist身着白色西装从楼梯口出现,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安静,从极吵到极静,仅仅几秒又爆发了更热烈的欢呼。


“P'Sing!”“P'Kit!”“Kitsing!”“SK啊啊啊啊啊!!”


两人走下楼梯步入红毯,Krist小声说,“哥,明天会上热搜第一吧”


“这样才会”Singto拉过Krist的手十指相扣,两人从容地在呆滞的媒体和粉丝面前走过,进了会场大厅。


身后是响彻云霄的尖叫声,久久不歇。


 


Singto和Krist十指紧扣携手走过红毯的画面被网络如实直播到了世界各个角落。


那些已经为人妇、为人母或仍享受着单身的Peraya在家、在公司、在路边捂着嘴,禁不住哭出了声,眼泪大颗大颗滑落,她们忆起多年前的青春,陪着SK走过的那些日日夜夜。


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”孩子问Peraya。


Peraya抹着怎么擦也擦不完的泪水,幸福地对女儿微笑:“妈妈是高兴的。”




.End.

不是一般的冷,但愿没有雾霾了